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武汉生活休闲:和R小姐姐在武汉愉快的夜生活

2022-07-05 12:20:45 作者:admin
浏览量:

R小姐刚来武汉给我发微信时,我正一个人躲在汉口江滩某酒吧包厢里放肆的嗨皮,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忙的焦头烂额,已无暇顾及落下许久的文字,我喝了一口加冰的威士忌,点开了R小姐给我发的语音,是一段长约5秒哭泣的声音,我赶紧给R小姐回信息问她怎么了。很快R小姐给我回信息说。夏一,你知道吗,活的累的时候真的很想见你。
我很奇怪R小姐会发这样的信息,虽然跟她不熟悉,但我知道R小姐其实才刚结婚没多久,这个时候正应该是处于新婚的蜜语期,怎么会来我生活的城市 武汉 突然觉得生活很累。我问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她说在感情的世界里自己就像一个失败者,总是拼命的想要去抓住,可到头来发现在这条路上一直努力的好像只有自己。
我没有实际见过R小姐的先生,只是在她要结婚前给我看过他们的合照,依偎在男孩身边的R小姐很幸福,而男孩很阳光也帅气,R小姐比先生大几岁,她结婚的那天我因为出差没有参加,我给她发信息说。老姑娘总算嫁出去了,记得要幸福。她过了好久才给我回信息说。不好意思,今天实在太忙了,现在才得空给你回信息。她说好不容易抓住了幸福的尾巴,会珍惜的。
我不知道她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也许这就是大龄剩女恨嫁后,对来之不易爱情天然产生的一种不安全感在作祟。R小姐先生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她经常问我先生会不会在外面乱搞,有一次我半夜睡的迷迷糊糊,一阵电话铃声把我惊醒,一看来电显示是R小姐的电话,我在电话里愤怒的说。姑奶奶,打电话你也不看时间。
R小姐一边抽泣一边不好意思的说。夏一,对不起,我打他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不知道该打给谁,翻了整个通讯录,这个时候好像也只能求助你这一个朋友。我以为R小姐出什么事,赶紧坐起来对电话另一头的她说。没出什么事吧。过了许久后,电话里传来了R小姐的声音,她说刚才梦见先生跟别的女人手牵手在逛街,他是不是不要我了,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听完,我对着电话另一头的她怒吼的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挂断电话,睡眠本来就很浅的我,那一晚被打扰的彻底失了眠。后来有一次R小姐问我的爱情观是什么样的。我沉默了许久回答道。不期待,也不拒绝,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留不住,在爱情里负重前行,往往伤害的都是彼此。
曾记得有一次和皮皮在胡桃里喝酒,我问她为什么身边的朋友都结婚了,她作为一个大龄剩女还能如此淡定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皮皮的回答着实让我大大的吃了一惊,她说在广州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看透了所谓的爱情,宁愿相信一夜情也不相信那狗屁爱情。我说她太激进。
她说我太天真。后来的后来我才明白,其实皮皮对爱情的态度,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伏笔,皮皮出生在一个四线城市的小镇上,她父母那一代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这样恋爱自由,更多的是处于父母的包办婚姻。她说从记事起,看见母亲最多的就是眼泪和父母的争吵,没日没夜,就如每天他们不吵那么一会这样的日子就过不下去。
每次他们一吵架,皮皮就一个人躲在角落看着他们,很小的她那时候并不懂为什么别人的家庭都那么和睦,而她的家庭每天都在打仗,有时候看麻木的皮皮干脆就饿着肚子趴在凳子上睡过去。她说你看我现在长的这么瘦小,就是因为小时候父母一吵架自己就得饿肚子。
真正懂事后的皮皮才知道她的父母更多的是两人凑在一起搭伙过日子,父亲需要延续香火娶了母亲,而母亲从小就胆小怕事又听话,服从了父母的安排嫁给了她父亲,两个没有感情的人因为生活的琐事整天处于水深火热中。皮皮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自己赶紧长大,早早的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让她感觉并不幸福的家,没有那无休止的争吵和打骂。
皮皮大学毕业后,很认真的父母坐下来讨论过一次,大概的主题就是两个人既然过的这么不开心,为什么不分开过,反正她也长大了。她说自己提出这个建议时,父母先是震惊的愣在那看了她好久,然后沉默的不再说话。
其实皮皮在几年前在武汉夜场认识一个男孩有过一段很刻骨铭心的爱情,至少对她来说是那样的,因为遇到那个男孩后她对爱情充满着渴望,是他给她带来了快乐,也是他给她带来了希望,是他让她忘记了对父母那一代爱情不幸福的恐惧。她憧憬着他们的未来,她规划着他们的生活,直到有一天,男孩带着她所有的积蓄在她的世界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曾期待着男孩有一天还会出现,只是后来真的没有了后来。那时候的皮皮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自暴自弃中,甚至一度得了严重的抑郁症,靠着长期吃药来维持着,她说有那么一段日子对生活彻底失去了信心,加上后来事业的受挫,让她一度有想放弃生命的念头。
是后来皮皮的母亲发现了她状态的不对劲,放弃了家里的工作来广州陪在身边一直照顾着她,才慢慢的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她说如获新生的那天,她抱着母亲整整哭了半个小时,而没有什么文化,也不懂得安慰的母亲拍着她的肩膀一直说着对不起。
有一次皮皮的父亲来武汉看她,他们一家请我在武汉光谷国际广场的海底捞吃饭,席间我提议给他们拍个全家福,皮皮的父亲很不自然的挨着她的母亲,一脸尴尬又害羞的看着手机的镜头,最后在我的要求下,他才把手搭在皮皮母亲的肩上,那张照片照的并不好看,看起来也不太像是一家三口。
只是皮皮看起来却很满意。在道别时,皮皮跑过来附在我耳边说。夏一,谢谢你,这是我们唯一的一张全家福。皮皮的父母现在的感情怎么样我不得而知,也许对于他们来说现有的生活平淡一生就好,爱情于他们而言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品。
有一次我在公司晚上加班,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了好久我才知道那是皮皮的父亲,他偷偷从女儿的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我的电话。他说这一辈子对不起的就是皮皮,让她的童年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快乐幸福,他不希望皮皮走他们的老路,希望她能幸福,也能找到一个疼她爱她的人。
说着说着,皮皮的父亲在电话的那一头抽泣了起来,而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这个充满愧疚的老父亲。其实每一段感情的到来,都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用心的感受,总有一天会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如果没有,那就再等等。即使一个人,也要学会不将就。
我遵循了皮皮父亲的话,在她在武汉这段愉快的夜生活期间没有告诉她曾经他给我说过的那段话,我知道其实他只是不希望她有压力,他只是希望她能过的好,他只是希望她能快乐。他只是作为一个正常的父亲,希望她有一天能够幸福。于皮皮也好,于R小姐也好,我都希望她们在现有的爱情的路上,还是未来的爱情路上,能够收获她们想要的。得之所幸,失之不馁。